?
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 曹璐 > 曹璐
  我和他(他是谁,我不认识。他与我是什么关系,也不知道。但是,我和他已经共同生活了许多年,我事事都听他的。)至今还属于健康的人。为了躲避传染,我们已经关紧门窗、断交绝游十多天了。他一天拉着我做三次祷告:"天寒地冻,百病不生。冰融地暖,疾病传染。天呀,再寒冷起来吧!地呀,再结起冰来吧!阿门!"他一定要我跪着祷告,不然就会不灵。我对这祷告实在厌倦。小时候,我倒是常常喜欢给大人下跪、磕头,讨几个赏钱,或者换几声称赞。可是有一年春节,我磕头磕厌了,磕怕了。一家几代人坐在堂屋里,曾祖父、曾祖母,祖父、祖母,叔祖父、叔祖母,伯父、伯母,父、母,叔父母、姑姑们,哥哥、姐姐们。我最小。大家一辈一辈地轮着叩头、跪拜。一个一个地叩头、跪拜。嘴里还要说着"给父亲拜年,给母亲拜年,给......拜年"。一代一代、一个一个地磕下来。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天。最后轮上我磕头了。我要磕的头最多。没有一个人要给我磕头。看着满屋子男女老幼都眼睁睁地等着我的"头",心里已经发毛。但我还是两膝一屈,跪了下去:"给曾祖父拜年,给曾祖母拜年,给祖父拜年,给......"跪下,站起,作揖;再跪下,再站起,再作揖。"给叔父拜年,给婶婶拜年......"膝盖发软了。还有那么多人等着我的"头"。我想了个办法,学男人们见面行礼的样子,把双拳一抱:"给姑姑、哥哥、姐姐们拜年!"
想到这里我就冒上冷汗了,我们现在凌空不过是十几米,活动的空间有限,不好做太大的动作,真要是遇上啥离奇的事情,不知道该怎么应对。...
date:2019-11-06 01:02  praise:  views:1514
  说起来要怪老张。我拿他当知己,把奚流与何荆夫的关系,以及党委讨论的情况都一五一十通给了他,他倒和我打起官腔来了:"我们当然要尊重你们党委的意见。不过,这类事不能光凭你我的两张嘴说!我们党委也要研究的,请你们党委给我们一个书面意见吧!内容有二:一、关于作者情况;二、关于你们党委对该书的意见。"
  我们跑下坡,那老头子给我们磕头:“大爷爷饶命,我老汉也是实在没办法了,才打几位爷爷的注意,没想到几位爷爷神仙一样的人物,这次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!”...
date:2019-11-06 00:54  praise:  views:184
  手抖得更厉害了。脸上渗出汗来。不敢拆啊,这封信!那位看过王胖子鬼脸的同志走过来,关切地对我说:"老赵,你的脸色不好,回宿舍休息去吧,反正没有多少事了。"我感激地握握他的手,离开了办公室。
老人家大概很少有客人,所以热情的很,一定要我们留下来吃饭,我们执意要走。他也没有办法,就让给我们报了几个荤菜,我本来嫌麻烦,不想要,但是一看里面有烧肉,想起自己这几天吃的都是干粮,肚子实在不争气,就收...
date:2019-11-06 00:31  praise:  views:2245
  我不相信谶纬神学,一点也不相信。但是每一次作过梦之后,特别是比较奇特的梦,我都要想得很久很久。想从中悟出一点意义,弄清它预示什么。就像我爷爷看到自然界的变异就联想到我们一家人的命运一样。我对人讲出来的梦都比较完整,完全不像弗洛伊德所分析的那些梦,没头没脑,支离破碎。因为我把梦加工过了。在半醒半睡的状态中,我一点一点回忆着刚刚做完的梦。模糊的地方,我把它勾勒得清楚一点;断裂的地方,我加以连接和修补。
我想了一下,问他:“那人多大年纪?”...
date:2019-11-06 00:29  praise:  views:2065
  "从一个高干家庭出身的同学那里,我知道刘少奇确实保不住了!"他回答,羞愧懊恼全挂在脸上。
  我知道这种枪,是用压缩气体击发的,有效距离大概才4米不到,幸好还可以当长矛用。不过这枪的长度确实太长,在狭窄的墓道里可能施展不开。...
date:2019-11-06 00:09  praise:  views:2612
  "是的!"吴春大叫一声。我们都以为他要发脾气了,一齐举杯说:"喝!喝!"可是他笑着摆摆手:"你们放心,我不会发酒疯。我只是想起了一件事--
  让他们最吃惊的,却是房间的中间,放着一个巨大的石盘,张起灵一看就知道了,石盘上面,是一个规模宏大的宫殿模型。虽然只是一个模型,但是其龙楼宝殿,假石流水,一应俱全,非常的壮观。...
date:2019-11-05 23:32  praise:  views:1082
  "那么,我爸爸和妈妈离婚的事你知道吗?"这句问话的敌意显然加强了。
不管怎么样,我现在已经肯定,从他来找我的那一刻起,我就掉进了一个处心积虑的圈套里。也就是说他一开始就在撒谎。亏我还这么相信他。这该死的龟儿子,要是我能控制这种力量,我就把他变成一只猪。...
date:2019-11-05 23:30  praise:  views:820
  一直在折磨我的心灵。
老痒才反应过来,慌忙把肩膀上的螭蛊拍掉,然后对我道:“老吴,我说你——没发现?这不对啊!”...
date:2019-11-05 23:25  praise:  views:386
  "不对,憾憾。不论在中国、还是在世界,都是好人多,坏人少。要不,我们的社会就不会进步,人类就没有希望了。"
老痒对我摆了摆手,表示不想和我吵,说着就去解泰叔的背包,将里面的东西翻出来,看看有什么我们能用,一看之下,大喜过望,在凉师爷那个队伍里,泰叔和那叫二麻子的年轻人背负着主要的设备,大部分的东西都在,手枪...
date:2019-11-05 23:08  praise:  views:730
  "你为什么要流浪?是不是想学高尔基?"
老痒落地之后,抽出背包边上跨着的短步枪,对着那巨蛇的眼睛就是一枪,子弹打进去一个大洞,那巨蛇疼得猛的蜷成一团,尾巴一扫,将我们头上那一排栈道全部扫飞。...
date:2019-11-05 22:50  praise:  views:1914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