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赵振环:历史是一个刁钻古怪的 周围挖有积满污水的壕沟

作者:牦牛 来源:河马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19-11-06 00:53 评论数:

赵振环历史  第1节 重返老巢后的沉郁岁月

是一个刁钻武器——大队发给我一把打鸟的弹弓。西荒地则是以阿拉伯数字排列的:古怪有581分场、古怪582分场、583分场、584分场、585分 场和586墓地(着名美学家吕荧就埋在“586”的乱坟岗子中,本书第二部《折梦“桃花 源”》中有所记述)。“581”到“585”一律是单一模式建筑:几排红砖房,中间有一广 场。周围挖有积满污水的壕沟,壕沟旁编织着铁丝网,以示楚河汉界。“586”没有壕沟, 死了的“大劳改”和“二劳改”在那儿获得了自由,离地不足二尺高的小土丘前有一个个小 木牌或竖起一块红砖,上边写着死者的姓名。

  赵振环:历史是一个刁钻古怪的

赵振环历史希望在我心中破灭了。昔日,是一个刁钻我们一起在下庄大队改造时,是一个刁钻王复羊曾对我谈起过骆新民的人品缺陷。但是,在 一起改造的日子,他对大跃进、总路线、人民公社的“怪话”,总是比我们先说,并且语言 非常犀利。久而久之,王复羊和我都把他的人品劣迹给淡忘了。在年终总结会上,骆新民首 先“揭竿起义”,他写的关于沙军之死的检查中,拉上几个垫底的:王复羊、张沪、赵筠秋 和我皆在其中。昔日董维森当右派政治指导员,古怪高元松当中队长时的欢乐气氛,古怪已经不复存在(他俩前 后调离了三畲庄)。当然,这种生活的无常变幻,根本的问题,在于大气候的无常变化;但 也不能说与干部的更迭,没有任何一点关联。记得在董和高主持三畲庄的工作期间,有一个 来自公安系统的右派易稼祥,他在劳动之余,还能向英语尖子刘祖慰、杜友良、刘乃元学习 英语,董对此持支持的态度。再如,来自北京师院中文系的学生高作纯(他与陈独秀的孙女 陈桢年,有着十多年苦涩的情爱史),在这一段时间内,自学完了大学中文系的全部课程。 之后,中国的政治生活,随着季候风飘忽不定而浓云翻卷,闪耀在老右面前的一线曙光,便 在中国的地平线上消失了。

  赵振环:历史是一个刁钻古怪的

嘻笑声与拍击牛忙(一种喝人血的飞虫,赵振环历史大如苍蝇)的声响,赵振环历史一块儿传入耳朵。与其说 是受同类们的启示,还不如说是我自己要解脱磨裆之苦更为确切——又历经了片刻的犹豫, 我终于拿出“跳河一闭眼”的勇气,脱下了裆间那块湿淋淋的布片。我算什么?我在这个混 沌年代不过是个“吃屎分子”之一,日日夜夜与小偷。流氓同吃一个大锅里的饭,同睡在一 条大炕上——人家刑事犯,还属于“内部矛盾”;我虽然摘去了头上的帽子,仍然是“敌我 矛盾”。在劳改队的位置,我比那些光着身子挖沟的“内矛”还要低下,还有什么必要让那 裤缝磨裆?达尔文早有名言喻世:“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。”“出污泥而不染”,在这块被 炎热烧焦了的大盐碱滩上,还有什么实际价值?!下井的犯人,是一个刁钻虽然有的对我不无挑衅。但多数犯人,是一个刁钻还是听从我腰里别着的那个小小瓦 斯器的指挥。特别是犯人中的班组长,多属快要刑满到期的囚犯,尤其显得尽职尽责。有几 次,巷道内的瓦斯突然变浓,他们不能进入巷道内进行采煤作业。班组长见到小黑板上写有 “瓦斯超限,不能入内”的示意牌时,便坐在巷道外等候通风工排除过浓的瓦斯。一般说 来,只要加大井外的送风量,是可以解决瓦斯过浓的问题的;但是也有例外,就是煤层的瓦 斯突增,井外风机的送风量不足以使瓦斯浓度下降到限度之内——那就没有任何办法,只有 等待通风工加大风量(有时因胶质风筒在沿途漏风,要待通风工检修风筒)。

  赵振环:历史是一个刁钻古怪的

下午,古怪我与儿子享受了天伦之乐。他把一棵画满火车的纸,古怪一张张地摊开在床上。他说 这是火车站,他长大了要去当火车司机。我笑,妈笑,他也笑。本来我是要去看看刘绍棠 的,但觉得刚刚回家,就离开家去办个人的事,是会让老母亲和小儿子伤心的——加上当时 电话还很不普及,无论去哪个朋友家一趟,都得有半天的时间。要知道,这一老一小是我灵 魂的一个组成部分,三年多梦魂萦绕的感情断桥,是难用半天时间弥合起来的。

先悲后喜的母亲,赵振环历史指指身旁的大包裹说:“我连夜给你絮的厚棉裤,不去也带走吧!在 漫荒野地里干活,容易得寒腿。”多少年后,是一个刁钻朱希在对我回叙当时的情景时,是一个刁钻还感到毛骨悚然。他说:“不知道那根绳子 是怎么捆的,我只感到两只胳膊以及双手,疼痛得失去了知觉。大汗珠子顿时从身体的每个 部位流了下来。说是汗如雨下,没有什么过分,因为我的脚边,被汗水洇湿了一片。这么一 吊,我的头立刻像葫芦上般垂了下来。我就是这样垂着头,乘着卡车穿过整个长治市的大街 的。但是卡车没有拉我回来,而是把我拉到一个有大墙、电网和岗楼的大门里,我坐了 牢。”

古怪恶竹根除去雨后发春笋请君拭目待新苑花似锦儿子当年12岁,赵振环历史已懂得人世间的酸甜苦辣了。我与他母亲划右时,赵振环历史他还不足1岁—— 12个年头过去了,他的父亲依然是个劳改队里的虫儿。他在给我涂药时,两只眼睛凝望着 我,我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,因为他的目光中多了忧郁,少了幼年时的童真。我的膝盖当真 跌得不轻,但是当我在院子里走路的时候,我仍然装出正常人的架式。我不愿意让同院的人 (这个院子里的人与原来的院子的邻居,有着很多不同),觉察出来我有腿伤;我更不愿意 我母亲和儿子,觉得我必须坐火车回去。

儿子蹲在地上,是一个刁钻给我往膝盖上涂抹着红药水,也对我说:“爸,奶奶的话说得对,看您 这膝盖摔成了这个样儿,要是摔坏了骨头,可是一辈子的事。”儿子用滚烫的嫩红嘴唇,古怪亲吮着我脸上的泪:“爸爸!不哭!妈妈说爱哭的不是好孩 子!”

最近更新

点击排行